醒石_

无聊消遣。

【双曼】瞒。6-8


6.
于曼丽走出门时还是让汪曼春惊讶了下。
一件简单的米色长夹克,腰间戴了条略深的皮腰带,深色长裤,褐色高跟鞋。发还是如同台上的样子,只是稍微凌乱了些。
来人带笑,汪曼春想,要不要伸臂让女人挽着,好歹自己现在是个绅士。
想了想却又放下,双手插兜。
跟我走。

于曼丽点头,乖巧的跟在汪曼春身后。不料还未出门,便遇见任务完成后的明台。
汪曼春低头从明台身边走过,明台却一把抓住了于曼丽。
于曼丽一惊,皱眉。
明台立马意会。
锦瑟小姐,这是要去哪儿?带我一个。
汪曼春站定脚步,未回头就听见女人甜腻的声音。
小少爷,我和这位先生约好了喝酒去。

喝酒?那必须带我一个。几天不见锦瑟越来越漂亮啊。
于曼丽轻笑。抚平明台皱了的衣领。
小少爷嘴...

3 14

【双曼】瞒。1-5

1.
夜上海。
娇媚的女子身穿暗红色旗袍,站在舞台中央翩翩起舞。经过高级裁缝精心设计的旗袍,勾勒出女人柔美的曲线。
穿了男装的汪曼春汪处长,此时正坐在歌厅角落里,拿着杯酒盯着台上的舞女暗自出神。
砰的一声响打乱了汪处的思绪,杯中酒撒了些许。暗骂一声放下酒杯,擦了湿了的风衣。
怪这女人,差点忘了自己今夜出任务。
站起身压低帽沿,向混乱处走去。挤进人群发现只是喝醉了的酒鬼闹事,嘶吼着让舞台上的舞女陪她过夜。
汪曼春讽刺一笑继而转向舞台,那舞女早已不见了身影。沉思片刻,避开人群向后台走去。

小心翼翼的推开门,转身便看脸那舞女笑吟吟的站在自己面前。不同的是披了件黑色貂绒坎肩,面前还似有若无的遮着面纱。看不透,神秘而...

4 28

《舍得》第三章

第三章


    一夜无话。

    赵敏昨夜睡得舒坦,今日起了大早,摸了摸瘪下去的肚子朝正房翻了个白眼。想来这地也不可能有人服侍自己,出门打了水随意收拾了番,对着铜镜叹了口气,将无论怎样整理都还是显得凌乱的发丝别在耳后。沉思片刻,伸手拿挂在墙上的佩剑,想了想却还是放下。

    身在虎穴,也没了想反抗的念头。


    径直走向正房,透过门缝看到周芷若正在打坐。倒是勤快。赵敏心想。推...

7 15

看到天使姐姐换衣服了!
羞)

6

流萤。

流萤。


1.


    身边似有阵阵清烟环绕。

    努力睁开双眼,却模糊一片,看不清方向。正讶异时,耳边却响起一个略有些温柔的男音。

    “跟我来。”


    我心下了然。原来,这便是那阴曹地府。未曾多想,便抬步走去。大概半刻钟功夫,白色清烟散去,眼前的景象也豁然开朗。

    一条羊肠小道周围盛开着妖冶的彼岸花,一朵连着一朵,迎接...

2

摸鱼大锤锤

敏若文会继续写,最近忙着结课作业🙄
画的得颈椎病了。哭。

9

看了探虚陵一直想纹只红鲤
可惜红色不保鲜
只好纹了黑灰

6 5

《舍得》第二章

第二章


    赵敏先是闻到一阵清香,接着腹腔才感到饥饿。身体虚软无力,紧闭双眼捂着肚子缓缓翻了身,床铺有些咯人,窗外透进正午刺眼的光,将棉被拉扯起盖过眼,鼻间嗅到一股不属于自己的味道,这才猛地惊醒坐起身来。

    包袱和剑都在,身上零散的伤口传来清凉感,看来是已被包扎好。赵敏扭扭脖子,环顾四周,想起昨夜的事:没想到这周芷若还挺有心的。

    床头放了一件新衣裳,想也没想就穿上了身。拿起桌上的茶壶倒了杯水,清凉的液体让赵敏不得不想起来峨眉的初衷,正想...

13 21

《舍得》第一章

    “你要知道赵姑娘的所在,很简单。你只要答应我一件事,否则你就永远见不到她。”


    “好,只要不违侠义之道,又无损于光复大业。我答应你。”


    “咱们击掌为誓。”


《舍得》第一章


    峨眉山腰,雾绕云牵万树葱,已见天色一点黄昏踪迹。马上的可人儿神色匆匆,却又因险峻的地形而不得不小心翼翼。白衣裳有些松散,沾染了些许灰尘...

3 25

想有一张装得下两人的大床
床边书柜里都是读过的书 很多本
旁边一盏昏暗的落地灯
书柜旁肯定有一块踩着柔软的地毯
窗台有多肉 阳台有百合
角落里有小生态缸 里边游着颜色鲜艳的鱼
最好装得下一个木桌和摇椅
木桌上有茶壶 两枚用旧的茶盏
墙壁是花很多天画好的蓝鲸
早晨的阳光能照到全身 不冷不热
仲夏夜听得到轰隆声和雨滴敲打地面的清脆 雨过便是蝉鸣
深吸闻到花香 茶香 和你的味道

然后
一转身
看到你在
那便是我这辈子最大的妄想

可我不知道你是谁
可能未曾相识
可能相识已久

1
 
1 / 2

© 醒石_ | Powered by LOFTER